分享
2019年03月05日21:12 倪雨晴

1月17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第二次接受媒体群访。相对于1月15日面对外媒所谈的国际业务和安全问题,1月17日面对国内媒体的任正非更强调基础技术的重要性。

近年,低调、神秘的任正非在华为走向全球、走向开放的过程中,也频频亮相,多次走到台前。不过,在过去6年的时间里,任正非公开接受多家媒体采访的次数屈指可数。

最近的一次就在三天前的1月15日,任正非面对海外媒体,对孟晚舟事件、“后门”事件等都一一作答。

这一次,华为面临着诸多国际困境:作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商,华为受到多国安全审查,5G的全球业务拓展受到阻挠;2018年12月,任正非之女、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因为被美国指控其违反伊朗制裁禁令,要求引渡,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目前她已经获得保释,但必须留在加拿大。对此,任正非表示:“我们会通过法律程序来解决这件事情。作为孟晚舟的父亲,首先感谢中国政府维护孟晚舟作为中国公民的权益,为她提供了领事保护。我也感谢社会各界人士对孟晚舟所表达的支持、关心和关注。”

74岁的任正非同时也表示,2019年对于华为来说,业务是最困难的一年,2019年的收入目标为1250亿美元,增速将低于20%。

而将时间线拉回到2013年,任正非首次在媒体前露面时,华为面临的是与今日相似的困境。

2013年,新西兰惠灵顿博物馆酒店,68岁的任正非第一次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当时他就谈道:“美国网络过去、现在以及未来是否安全,与华为没有任何关系。”

6年后,华为再次面对国际环境的挑战,不同的是,彼时华为存在业务规模的压力,2012年和2013年,华为的全年收入增长分别为8.0%和8.5%,是近十年的增速最低时期。现在华为的业务增长良好,并且2018年首次跨过了1000亿美元的营收大关,提前完成了目标。另一方面,华为也从B端业务延伸至C端。

任正非的文章《华为的冬天》广为流传,面对国际阻挠华为如何度过这个冬天,华为的“精神领袖”任正非有自己的解法。同时,也可以透过任正非的表述,展示华为的底线,即海外市场到底要怎么进行,对于拒绝华为的国家,华为是否一定要进入,这一点也只能由任正非来说明。

谈竞争:“现在的困难十多年前已预计”

对于此时的困境,任正非说道:“应该说,我们今天可能要碰到的问题,在十多年前就有预计,我们已经准备了十几年,我们不是完全仓促、没有准备的来应对这个局面。这些困难对我们会有影响,但影响不会很大,不会出现重大问题。”

另一方面,华为和中兴频频遭到美国的技术阻击,国内对于自主创新以及自主产权的关注空前。任正非表示,华为在美国经历了几场大官司,都获得良好的结果。华为现在87,805项专利中,其中有11,152项核心专利是在美国授权的,我们的技术专利对美国的信息社会是有价值的。我们已经和很多西方公司达成了专利交叉许可。华为不能代表别的企业,但是我们自己是绝对尊重他人知识产权的。

从经济版图中的地缘格局看,中国已经碰到了美国的边界,没有空白的边疆了。

这样的竞争不仅仅存在于华为一家企业,而是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科技企业开始向技术领域进发,而且国内市场上可以自产自足,这才是令对方恐惧的地方。

当然,国内的基础技术和美国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但是这样的趋势已经开始。华为也是其中的受益者。

对于华为的边界,任正非说道:“其实我们做的就是‘管道’,给信息流提供一种机会。我们做的服务器存储不就是‘管道’中的一个‘水池’吗?终端不就是‘水龙头’吗?所有这些技术都是一脉相通的。为什么华为终端的技术进步那么快?是因为我们在管道技术上的战略储备很多,我们用不完,就把这些部门划给终端,科学家都为它们服务,所以很快就跃上来了。因此,跨界这个问题,我们是永远都是不会做的。我们是有边界的,以电子流为中心的领域,非这个领域的都要砍掉。”

谈5G:“发展一定是缓慢的”

在通信设备行业,华为已经是寡头,2013年开始,华为就稳坐全球电信设备行业第一的位置,2017年的全年营收超过爱立信、诺基亚、中兴之和。不过,运营商业务增长缓慢,还在等待5G的新机遇。

5G是当前技术最大热点,也是竞争焦点。但是任正非再次表示要对5G冷静看待。“还有好多地方我们可做5G的,我们暂时还做不了那么多。少数地方的拒绝不能代表我们在大多数地方被拒绝。而且5G实际上被夸大了它的作用,也被更多人夸大了华为公司的成就。现在人类社会对5G还没有这么迫切的需要。人们现在的需要就是宽带,而5G的主要内容不是宽带。”

他也表示,“5G有非常多的内涵,还需要漫长的时期。不要把5G想象成海浪一样,浪潮来了,财富来了,赶快捞,捞不到就错过了。5G的发展一定是缓慢的。日本和韩国还是4G,日本、韩国把4G运用到非常好,就足够满足使用。”

任正非估计,5G接下来还要进入毫米波,毫米波就是只要你多加一倍的钱,带宽可以加一百倍,相当于一秒钟你可以下载几十部高清视频,这个已经在实验室实现。5G现在暂时还没有充分发挥出用处。

谈创新战略:“AI可能有泡沫”

过去十年中,华为累计研发投入近4000亿人民币。按照欧盟委员会公布的《2018年欧盟工业研发投资排名》,华为研发投入113.34亿欧元排在第五。

对于未来的创新重点,华为主要是投在主航道上的基础研究、人工智能部分的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

任正非表示,在电子上我们已经做出最先进的芯片ARM CPU、AI芯片,在光子的交换上,我们也是世界最领先的。在量子方面,我们在跟随,至少在研究别人的量子计算机出来后,我们怎么用。所以开展基础研究,才可能有超额利润,才有钱做战略投入,才能领导社会前进。

对于人工智能,任正非表示,人工智能有可能是泡沫。但别害怕这个泡沫破灭,那些失败的专家工程师,我们招聘,为什么?我们需要改变我们的生产结构,改变我们在全世界的服务结构,我们需要这些人。真正的机器人出来后,90%的机器人公司就困难了。因此,我很难解释人工智能是不是有泡沫。但是如果我们不是采用人工智能的方法提升生产效率,我们公司就不可能实现低成本,不可能获得高利润,也不可能加大对未来的战略投入。

危机感经常在任正非的演讲、文章中出现。但是华为是世界上几乎唯一做B2B业务成功,做消费者B2C业务也非常成功的企业。

对此,任正非说道:“我们把做网络的技术能力也应用到了手机业务。比如,手机的图像系统很好,就是来自我们网络的图像系统对数学的研究。下一步,我们网络连接业务会更成功,会是全世界最好、最智能化的连接,这些领域其实都是相关的。”

整体来看,千亿美元的营收,对于华为来说,又步入了新的阶段,也是新的里程碑。千亿美元的营收,已经高于2017年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的收入之和。这一年中,华为的一个重大举措是向人工智能方向进行升级,而不论5G还是人工智能,中国都将是最大市场,只是在人工智能时代,从人工框架到算力到算法,能否夺回话语权还是一个未知数。

作者:倪雨晴

编辑:林虹

来源:21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