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9年03月05日16:40 《中国企业家》

屏幕快照 2019-02-28 下午2.21.46

内斗之外,外部挑战无疑更大,一点资讯能否在内容分发领域乘势而上、突围胜出,目前看变数颇多。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谭宵寒? 编辑丨齐介仑? 头图摄影丨邓攀

?

有如剧情一般。

一点资讯的资本运作与管理层争斗终于翻开新的一页。

2月25日晚间,任旭阳以一点资讯CEO的身份发布了一封内部信,称公司已初步完成重大资本运作,涉资近5亿美元,现有大股东凤凰新媒体将出让大部分股份,支持一点资讯优化股权结构,拆除VIE架构,为公司回归国内A股或科创板上市创造条件;在本轮资本运作完成后,凤凰网将保留5%股份,作为公司重要股东,继续支持一点资讯的发展。

“伴随着这轮资本运作,新一轮大规模融资也在紧锣密鼓的推进中,新的投资机构拥有雄厚的资金实力、丰富的国内资本市场运作经验和互联网产业投资经验。”任旭阳在这封内部信中另提及。

对于这“新一轮”融资的投资方和金额,一点资讯方面向《中国企业家》表示,暂无消息可以透露。

同样无法透露的,还有管理层的争斗结果。

2019年春节前,一点资讯曾经爆发过一次CEO争夺战。1月21日,公司发出内部信称CEO李亚被免除职务,接任CEO的是百度创业元老、一点资讯创始人任旭阳。

彼时,公司称该调整出于业务发展需要,外界也很快接受了这一解释,但故事并未到此结束。次日,李亚同样发出了一封内部邮件,表示“震惊”,称此前的CEO任免邮件不具有法律意义上的任免效力,他透露,双方的争端在于,“最近一轮大股东旧股转让+新股增发的大额融资,出现了极端复杂甚至重大分歧的情况”。

激烈碰撞这不是第一次。

任旭阳和李亚曾经为了一个现实性条款而争得面红耳赤。不过,据称,此时,李亚的手机响了,他接通后说了这么一句:“妈妈,等会,我再给你回过去。”任旭阳后来回忆说:“一个40岁的老男人,讲出这么温情的话语,我当时很感动。我想,这种重情义的人肯定不会骗我,于是这个条款就过了,也就同意了。”

这是任旭阳在2015年2月的一点资讯战略发布会上讲起的故事。彼时,凤凰新媒体刚刚增加了对一点资讯的战略投资,凤凰新媒体CEO刘爽和总裁李亚分别兼任一点资讯的董事长和CEO。“相信有了他们的加盟,支持帮助一点资讯的发展,一点资讯未来成为10亿美金级的公司,成为中国甚至世界范围内的移动互联网的全球领先企业指日可待。”任旭阳在发言中说道。

风平浪静之下,本次争斗,仍留有相当大的想象空间。

虽然目前李亚的微信朋友圈相册封面仍是一点资讯的logo和slogan,但任旭阳作为一点资讯创始人出任CEO似已尘埃落定。比如公司的重大决定,大股东股权转落定内部信等均已由他代表一点资讯发出,落款均为“一点资讯CEO”。

在最新发出的内部信中,任旭阳提到,一点资讯在短短几年发展到服务上亿用户,一方面,根基来自创业初期的核心团队在郑朝晖带领下从零到一反复打磨产品和技术,另一方面,则是一点资讯同学前仆后继地勤勉付出。全文丝毫未提在一点资讯任CEO长达4年的李亚的贡献。

内斗之外,外部挑战无疑更大,一点资讯能否乘势而上、突围胜出,目前看变数颇多。

“失去的5年”

与任旭阳的公开信同样在2月25日晚间发出的,还有凤凰新媒体的公告。

公告称,凤凰新媒体将以4.48亿美元的价格,将其所持有的32%的一点资讯股份进行转让。交易完成后,其仍将持有5.63%的一点资讯股份。这意味着一点资讯此轮估值为14亿美元。

对凤凰新媒体来说,这是一笔成功的财务投资。

亚博国际登录网站—亚博娱乐用户登录手机根据凤凰新媒体2017年4月提交至SEC的文件,2014年10月,凤凰新媒体以600万美元收购一点资讯母公司Particle 9.34%的股权;2014年12月,凤凰新媒体以500万美元现金和公允价值为280万美元的股票再收购Particle 9.08%的股权;2015年4月,凤凰新媒体以3000万美元的投资收购Particle 21%的股份,同时还以2760万美元的价格,从老股东手里收购了13.8%的股份。

以上述交易计算,凤凰新媒体投资一点资讯共付出7140万美元,以一点资讯14亿美元估值的价格计算,目前凤凰新媒体所持有的股份,公允价值为7882万美元,其退出的4.48亿美元为净收益。

公告发出当个交易日,凤凰新媒体股价大涨,截至收盘,涨幅达31.94%。“我们早期对一点资讯的投资是凤凰网创立以来最大的单笔投资,也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投资之一。”凤凰新媒体CEO、一点资讯董事长刘爽在内部信中称。

纵向对比,一点资讯的估值从2014年的6000万美元,成长到2019年的14亿美元,已经增长了数十倍;但横向对比,一点资讯成立于2012年,2013年7月即上线首版产品,今日头条成立于2012年3月,当年8月发布第一个版本,现在两者之间的距离已经变为14亿美元与750亿美元的差额,此外,比一点资讯晚3年上线的趣头条,当下市值为35亿美元。

一点资讯似乎错过了什么。

“但愿一点资讯从此真的可以做大做强,把耽误的那几年都追回来。”2月25日晚间,一点资讯管理层的内部信发出后,一位脉脉用户在匿名区说道。

内容分发热战

这是一家高度依赖手机厂商的新闻资讯平台。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QuestMobile 2018年10月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秋季大报告》,在综合资讯App里,一点资讯的月活跃用户数与腾讯新闻、今日头条等相去甚远。

但该报告也指出,一点资讯生态流量总用户规模达2.80亿,终端合作流量占比高达66%,一点资讯App及OPPO版仅占16.5%。其中,终端合作流量就包括一点资讯在其股东OPPO和小米的浏览器中获取的流量,一点资讯的OPPO版产品也是与手机厂商的预装合作。

同是在2015年2月的那场发布会上,一点资讯也和持股一点资讯30%的股东小米达成了战略合作,小米手机与平板电脑上将全面预装一点资讯客户端。次年7月,一点资讯再与OPPO达成类似合作,一点资讯向OPPO关联公司发行D轮优先股,以换取OPPO在其智能手机上预装一点资讯手机应用的服务。

起初,一点资讯与手机厂商的合作甚至是以白牌预装的方式开始的。比如,在OPPO新出厂的手机上,预装的一点资讯名称为“新闻资讯”,直到2017年年底才更名为一点资讯OPPO版。

一点资讯的用户量伴随着小米、OPPO手机的销量增长而扩张,但另一面是,和手机厂商绑定得太过紧密,一旦厂商销量增速放缓,一点资讯的获客也将受到影响;此外,太过依赖厂商也让一点资讯始终未能构筑其产品的核心竞争力,而且这种合作也压缩着一点资讯的利润空间。据媒体报道,在与OPPO的合作中,一点资讯将10%的股份转让给OPPO,并将客户端广告收入与其五五分成。

知名媒体人潘乱曾在《今日头条融资故事:得到的和错过的》一文中提及,早年雷军想让今日头条出让20%的股份,以及还要接受小米日活用户的一半收入都要归小米,张一鸣没答应,后来答应小米这个条款的公司是一点资讯。“但即便一点资讯在小米手机上预装,也没能在小米手机上干得过今日头条。”

目前摆在一点资讯面前的严峻现实是,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期已经过去。根据上述QuestMobile发布的报告,2018年9月,综合资讯类产品的用户使用时长在移动互联网用户上网总时长中的占比,已由8.5%下降到8.2%。留给一点资讯的空间已经不多。

同时,新的资讯类产品也在抢夺老产品的用户时间,趣头条等一系列App正依靠平台“赚金币”的激励体系及用户的社交网络向三四线城市甚至更底层的乡村下沉,它们面对的一部分用户群体与一点资讯靠手机预装获得的用户群体高度重合。此前,今日头条一位核心渠道的代理商就曾表示,趣头条和一点资讯都比较适合做三四线城市的下沉市场。

但一点资讯也有乐观的一面。

一点资讯2017年11月完成的那笔1.121亿美元融资,引入了龙德成长及其他两家公司,前者为北京文化投资发展集团的关联公司。而在这笔融资正式公布的半月前,一点资讯宣布获得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颁发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与行业巨头相比,我们仍然有巨大的改善和进步空间,从长远发展计,必须有时不我待的压力和紧迫感,抓住市场上稍纵即逝的机遇。”任旭阳在内部信中说道。

上市就是一点资讯接下来迫切需要抓住的机遇。对此,任旭阳在谈及本轮融资时已说得颇为直白,该动作就是为上市创造条件。

创始人回归,大手笔资本运作,优化股权结构,拆除VIE架构,一个有关内容分发的崭新故事即将开始。

来源:《中国企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