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9年03月05日15:30

屏幕快照 2019-03-05 下午2.22.07

中国的民营企业是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受益者、参与者和推动者。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编辑丨徐昙?? 头图摄影丨邓攀

?

“今年,我提交了8个提案。”刘永好说。

全国政协委员、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是全国“两会”的老面孔了。2019年,是刘永好第27年参加两会。他今年的8个提案,基本都是围绕民企健康持续发展、三农问题、扶贫和环保的话题,包括《关于优化增值税、释放税制红利,进一步改善营商环境的提案》《关于加大产业扶贫力度,健全稳定脱贫长效机制的提案》等。

1993年,刘永好成为首批当选全国政协委员的民营企业家、第一位民营企业家出身的全国工商联副主席。

2019年,刘永好注意到了近年来民营企业面临的困难和质疑。

“没有国家的改革开放政策,就没有新希望集团,也没有中国的民营企业。”刘永好说,“中国的民营企业是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受益者、参与者和推动者,今天的民营企业已经成长为一个非常庞大的群体。”

然而,2018年上半年,市场中出现很多不确定现象。他发现,各项成本要素在增长,包括工资、环保成本、原料成本、社保成本等。而绝大多数传统产业的产品没有涨价,这就导致了盈利大打折扣,甚至有好多企业出现了亏损。同时,国内国外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加上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还有一些专家学者提出民营企业“过时论”,种种现象对民营企业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影响了民营企业的信心,特别是传统的小民营企业的信心。这一定程度又影响了投资信心,一段时间以来,民间投资的增幅出现了较大幅度下跌。

因此,刘永好提出了《关于试点放开原材料进口资质,促进民营加工企业持续健康发展的建议》。

刘永好在企业生产实践和调研中发现,作为营造公平竞争市场环境的重要环节,一部分原材料的进口配额申领条件和分配原则,有待进一步改进和放开。比如在工业原料领域,氯化钾是生产化肥和化工产品的主要原料,当前国产氯化钾资源严重匮乏,用于高端精细化工生产的优质氯化钾主要依赖进口。

经过多年努力,我国部分优秀民营企业已具备了相应生产能力,为高端精细化工产业所需的重要原料实现国产化做出了积极贡献。但长期以来,我国对氯化钾进口实施国营贸易管理,主要由少数国企统一进口,外资企业则直接拥有自主进口资质。国内民营企业必须通过中间商采购原料,且采购价格较直接进口高约200-500元/吨,极大加重了企业负担。而外资企业利用自主进口优势,不断占领国内市场,挤压民营企业生存空间。

而在农业领域,民营企业在饲料行业已占据绝大部分市场份额。随着近年我国粮食收储制度的逐步改革,在进口饲料粮的配额制度方面,特别是作为饲料粮的玉米配额,刘永好认为也应当探索和制定更有利于公平竞争的分配制度。

刘永好在提案中建议,在部分民营企业探索开展原材料进口资质放开试点。在国家进出口政策框架内保证市场公平的基本原则,进口配额应向直接使用原料的加工企业倾斜。可以选择部分社会声誉好、行业影响力强的优秀民营企业,开放农业领域的饲料粮如玉米、工业领域如氯化钾等原料的进口资质,并且以各企业的实际产量和需求决定配额分配的比例,不再根据企业的国有或民营属性来分配,从而引导行业更加公平有序竞争、持续稳定健康发展。同时,对试点直接进口原材料的生产企业,加强监督管理。如,政府主管部门可以采用有效的现代技术手段对进口原材料进行溯源管理,为提高监管效率,还可考虑选择适当时机将具体监管权下放至省级商务主管部门。

刘永好告诉《中国企业家》记者,在经济形势复杂,经济下行的背景下,2018年很多企业没有完成发展目标。但仍有企业做得很不错,如格力、华为。而新希望作为最传统的农业企业,既是农业企业,也是加工企业,“按说日子可能会很难过,但因为早早的转型,让新希望提前度过了难关。”

“新希望不但没裁员,而且今年要新招5000个大学生。”刘永好告诉记者,他对民营企业的未来充满希望。

以下,为刘永好接受记者采访时的部分对话内容:

屏幕快照 2019-03-05 下午2.23.00

两会老面孔刘永好今年提交了8个提案。摄影:周夫荣

CE:新希望集团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业企业了。请你介绍一下,新希望这两年在转型方面做了哪些努力,未来在你的心中,新希望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集团?

刘永好:确实,今天的经济压力蛮大,好多企业都没完成任务,利润没完成,销量没完成,跟整个经济形势的复杂和经济下行相关。但是另外一些优势企业仍然做的不错,像美的、格力这些家电企业。当然华为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在高科技方面全国领先。

其实我们作为一个最传统的农业企业,既是农业企业,也是加工企业,我们再传统不过了。我们的日子也很难过。我们比较好的是,在2012、2013年前后,开始转型了。2011年,我们的销售过了800亿,我们认为2012年过千亿很容易,结果到2013年还没有过。我们就认真调研、总结、分析、研究、战略讨论,结果发现,我们必须转型,因为传统企业不转型一定是死路一条。

于是我们实施了大概五年的转型之路,我们在新时代做新企业,传统企业转成新时代的新企业。“新”在哪里呢?比如机制新。要让我们的管理者成为一定程度的所有者。

其实改革开放最伟大的就是小平同志当年搞的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所以我们也广泛实行了合伙制。

这一招特别见效,今年有超过140家合伙制企业,三四百个合伙人跟集团同心同向,他们在自己的合伙企业里看得见、摸得着、管得着,执行力极强。这是机制新的作用。

CE:2018年新希望集团的营收超过1300亿,你也认为今年超过1600亿不成问题。我们知道,2019年经济不确定因素很多,很多企业都有裁员计划,新希望集团会不会裁员?

刘永好:新希望不但没裁员,今年还要新招5000个大学生。去年我们招了将近4000人,今年要新招5000个。去年新招的4000人保有率很高,我们推行了人才的百、千、万工程,所谓“百”就是100个合伙人;所谓“千”就是1000名管培生、硕士生、基层管理干部的培养的摇篮;所谓“万”就是招收万计的大学毕业生充实集团的员工队伍。

我们不裁员,我们还在扩招。为什么经济不好的形势下我们还招人?因为我们有一套新的人才战略、一套新的机制调动了大家的积极性,我们的效益是好的。过去一年我们不管销售、利润和税收都有20%以上的增长。2019年我们也争取有20%的增长。

2018年有20%的增长,这是指销量、利润和税收,税收大概增长25%多一些。可见新机制和新青年代表着活力和张力。我们有一批30多岁的年轻人,我们平均管理层现在30多岁,从原来大概40多将近50岁,降到30多岁,降了十好几岁,这十好几岁,确实是非常好的。更重要的是,它给我们新进来的年轻人一个盼头,你要是老不提升,老进不到管理层,他这些年轻人觉得没劲儿。尤其是养猪,饲料行业,名声也不太好,但是他们在这儿进步得快,大学生在我这儿认真干,经过培训,两年三年以后就成为基层管理者、中层管理者,当你的收入拿到比同行业、比其他行业高很多的时候,再有合伙制来参与的话,那么其实造原子弹的、养猪的都是一样的,因为都是同样的商业行为。这也是我们转型中的一个“新”:新青年。

CE:你说希望民营企业、国企和外资企业站在一个平台上平等竞争。你觉得在此方面是否有待改善的地方?

刘永好:比如在中国,有不少的原料,氯化钾是做化肥最主要的原料,我们大量的进口,而氯化钾是需要有资质的专项进口,不是所有的生产企业都可以进。但有些外资企业可以直接进。所以从这个角度,民营企业、国有企业和外资企业应该被一视同仁。事实上,这些进口配额都是在国有企业里面。生产型的企业、民营企业要购买的时候,它就会加价。其实这仅是一方面。

饲料的原料,像黄豆,现在完全放开了,没有配额了,现在只是税收的问题。但像玉米还是有配额的,这个配额以前国有企业比较多,民营企业少。但是玉米饲料的用户绝大多数都是民营企业,所以在民办企业再分配配额的问题上,要考虑到实际的使用,逐步进行调整,让民营企业也能够享受进口的权利。显然这是民营企业所期盼的。

另外,现在像原油的进口,已经有民营企业获得了进口的资质,我觉得逐步做到一视同仁,不管外资、民营企业、国有企业都要遵守市场竞争的原则,是最好的。

来源:《中国企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