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8年08月27日14:54 21世纪经济报道

继推出“新零售+”无人技术的首家智慧书店之后,天猫正与博库网合作筹划在杭州开一家新零售模式的大型实体书店,面积达1.5万平方米左右,预计2019年开业。

“书店在经历了卖书的1.0阶段、跨界经营的2.0阶段后,我们尝试做3.0版本,对消费者端、选址端、货品端进行数据化赋能,希望一方面提高书店经营效益,另一方面提高读者阅读体验。”天猫图书总经理张炜2018上海书展期间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

2018年世界读书日,成立于2004年、位于上海复旦大学南门外的志达书店重揭面纱,这正是天猫开始探索新零售模式的首个实体书店,也是天猫无人技术方案在书店行业的首个合作案例。

一间不大的门面,入口处顾客打开支付宝便可扫码或刷脸开门,出口收银处体验无感支付,每本书的封底都贴上了能被支付门感应到的条码。这样新奇的体验使得志达书店成为了打卡胜地,“开业三个月来,营收和人流量都同比增长。”志达书店店长罗红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前顾客主要是书店周边的人群,现在范围扩大,还有人专门从外地慕名而来。

1535353162448092.jpeg

作为2018上海书展78个实体书店分会场之一,志达书店在书展期间几乎每天都有好几场活动,8月21日闭幕那天下午,演员黄渤在这里举办了电影书《一出好戏》和电影拍摄日记《有点意思》的新书发布会。平时,书店也会面向各类群体举办包括新书签售会、文化讲座、小型音乐会等形式在内的活动。

在罗红看来,新版本的志达希望实体书店这样一个传统业态能重新焕发源自“黑科技“的活力,再次回到大众的视线中来,成为一家更年轻、更智能、更开放的书店,革新传统经营模式,提供给读者全新的购书和阅读体验。

书店新零售

据了解,天猫与志达的合作中,天猫给志达输出了一整套技术解决方案,志达在天猫的技术方案下自采设备,包括进店闸机、出店闸机,天猫提供技术和设备使用培训。

张炜表示,天猫图书的定位是做一个行业服务者,帮助传统书店线上化转型,除了在天猫上开店,也利用数据化赋能实现线下门店升级、数据化和新零售化运营,使线上线下达到良性发展。

在他看来,书店的新零售核心思想就是数据化赋能,其中,消费者端的数据化,即在征得消费者同意并授权后,可以分析消费者的购物行为以做更精准、个性化的推荐。比如数据分析读者属性和用户画像后,在图书的选品、更新的速度、线上线下互补以及物流的效率、作者和出版社的资源、针对性书单和系列性的活动等方面进行调整和定制化。

此外,商品端的数据化是包括记录每本书每天被人看了多少次、卖了多少本,便于商家备货。选址端的数据化则是对周围3公里、5公里的人群进行画像,包括喜欢什么样的书。

值得一提的是,传统线下书店在选择新零售化转型时,网络书店也在探索线下开店,比如亚马逊、当当网。张炜表示,尽管短期来讲互联网公司自己开书店卖书效率最高,可以把自己的想法快速落地,但天猫并不会自己去开实体书店,而是为实体书店的改造提供解决方案。

包括志达书店在内,天猫并未对解决方案收取费用。“一旦行业变好了,对整个平台都有好处。”张炜表示,未来如果店主在开店后选择把线下成交同步到线上,则会考虑收取两个点的费用。

就线上转型而言,志达书店早在2006年就开了网店。罗红表示,目前收入还是以线上为主,但是线下也为线上做了宣传,互相引流,这三个月来也带动了线上的增长。

“我不觉得网上书店和实体书店是对立的,我们是把线上线下打通做一个结合,实现一体化布局。”罗红表示,不论线上线下,核心应该是随着消费者需求的提升,去拥抱新的形式或者业态,来满足其需求。线上有网络购物的便捷优势,线下则有文化沙龙等活动的体验优势,都是为了满足读者多元的需求。

1535353217186231.jpg

茑屋书店创始人增田宗昭在《知的资本论:茑屋书店的经营之道》一书中也提到,将来实体的零售店可能只有网络企业运营的店铺才能生存。因为同时经营网店和实体店的企业,最终网店的销售将占上风,店铺变成有网络企业运营的实体店,以通过网络处理的大量信息和成本较低的库存为武器,制定作为与顾客连接点的实体店的策划,借此创造竞争对手没有的顾客价值。

“这只是一个开始。”罗红说,未来只要是顾客需要,志达都会引入新的模式、技术和体验,真正站在用户的角度,不断挖掘用户需求,并用技术去满足。“我们带着互联网的思维在做书店,天猫在这方面也在升级,我们也会去继续升级迭代。”

书店黑科技

罗红曾表示,改造成无人书店后,第一步最重要的是让志达书店的员工首先接受数字化和无人化的过程,“我们之前要花更多心思在收银上面,现在可能更多通过无人技术收银,能够把之前收银的同事从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我们可以更好地策划一些活动,真正发挥我们这些人的创造性跟主观性。”

北京开卷董事长蒋曦亮认为,无人书店的问题在于虽然便捷和新奇,却损失了交互性,消费者碰到问题没有人问,体验感就会不好。对此,张炜认为,做无人书店真正的核心思想是数据,消费者能不能找到一本好书、适合读的书,而无人化只是黑科技的一种,对读者来说是一个尝鲜的过程。

“无人化总体来说是好的,可以提高书店的效率,降低人力成本。”但他也坦言,弊端除了无人咨询之外,社会基础设施匹配也有欠缺,比如志达书店还是有员工在看店,这是因为老人小孩不会用,需要有人告知,还有就是怕出现丢书的现象。

未来还有什么黑科技可能会用到实体书店?张炜表示,未来5G时代,线上线下体验都会极度加深。在学习效率方面,未来很可能三五年内,进入书店买到一本喜欢的书,去到体验区,通过穿戴式设备看一个小时就可以看完。

“另外,线下优势在于可以直接翻书,线上的优势是有评价荐书体系,这两块还是比较难打通的。之前友商做过一个实验,但只是拿一个卡片将线上评价写上,太肤浅。”张炜表示,未来实体书店可能会出现,读者拿手机或者眼镜设备,可以看到书的线上评价,还有名家大咖进行互动,作者也可以与全国各地的读者对话。

蒋曦亮认为,新零售最终会走向两个方向,一种是大量新的黑科技出现,另一种是回到最初,从互联网让人没有交流回到人与人充分交流,比如按照文化的逻辑去交流。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